<rt id="zzfha"></rt>
      <b id="zzfha"><tbody id="zzfha"></tbody></b>
      <rt id="zzfha"><nav id="zzfha"><button id="zzfha"></button></nav></rt>
        <font id="zzfha"><noscript id="zzfha"><samp id="zzfha"></samp></noscript></font>

        <rp id="zzfha"></rp>
        <cite id="zzfha"><span id="zzfha"><delect id="zzfha"></delect></span></cite>

        1. 長江云 ?

          抗疫紀錄片《一級響應》播出,導演秦博說武漢人骨子里有種“勁兒”

          2021-04-09 14:38:26 
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2020年4月8日,武漢解除離漢離鄂通道管控措施,有序恢復對外交通。這意味著,“封城”76天后,武漢與外界的通道重新開啟。

          2021年4月8日,距離武漢“解封”恰好一年。由國家廣播電視總局重點指導,上海廣播電視臺和湖北廣播電視臺聯合制作的抗疫紀錄片《一級響應》晚上10時在東方衛視與湖北衛視同時播出。此時距離上海電視臺紀錄片中心工作室負責人、《一級響應》總導演秦博結束拍攝,從武漢返滬已過去整整10個月。上午把最終版紀錄片改完,他在吃午飯的空當,才有時間接受解放日報·上觀新聞記者采訪。“拿一個詞來形容,我們也‘解封’了。”

          把人物的命運感呈現出來

          秦博與10多人的拍攝團隊抵達武漢,是在去年3月初。此時武漢已經“封城”。“湖北臺早就開始陸續記錄和拍攝了,疫情最‘吃緊’的時候,是他們在前線、在紅區、在社區。”秦博說,兩臺聯合攝制,是一次突破壁壘的嘗試,雙方加起來,組成了一個50多人的制作團隊,“前期一切還不明朗時,我們只能通過視頻溝通,內心很著急”。

          到武漢的第二天,上海的攝制組借用了湖北臺的公車,“開著車在空城里頭轉”。這是秦博第一次到武漢,也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觀察這座城市。很快,有個預料不到的畫面闖入眼簾。在長江二橋,他看見一個人沒有戴口罩,在那大喊大叫,旁邊幾個穿著防護服的人好似在驅趕他。“這是一幕很容易讓人誤解的畫面。過去聊,才知道那是社區工作人員,而這個人有精神障礙,從社區里跑出來了,根本不知道這個城市正在發生什么。社區的小姑娘穿著防護服,騎著單車,滿城在找他。”這一刻,他突然理解了疫情下基層社區所面臨的復雜性。“也堅定了,一定要有幾組人留在社區拍,持續性跟拍社區工作人員。”

          從去年3月抵達武漢,到去年5月底返滬,秦博在武漢度過了近百個日夜。這部抗疫紀錄片《一級響應》也以時間為序,分成《一月》《二月》《三月》《四月》《五月》5集,每集50分鐘。“新冠肺炎疫情攪動了人性中很多復雜的地方,愛與怕,人性最基本的情感展露無遺。”秦博說,每集紀錄片都有一個主題,“我們希望把人物的命運感一直呈現出來,從疫情早期到中后期,片子做了一個劇情式的呈現。”

          在拍攝對象的選取上,秦博堅持要“極致的案例”。《一級響應》拍攝了武漢市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,他患有漸凍癥,并身處疫情“紅區”;也拍了義務服務醫護人員的外賣小哥,一個月開了3萬公里的志愿者司機,在疫情期間拉小提琴給城市打氣的人,以及為了照顧外婆從方艙醫院搬去“火神山”的90后女孩。“醫生、志愿者、防疫人員、社區工作者,這座城市里有大量的故事、細節。”

          武漢人骨子里有種“勁兒”

          如果說,《一月》記錄的是從疫情暴發到武漢“封城”的狀態,展現國家層面如何下定決心、堅定阻止疫情擴散;那么,《二月》呈現的是“封城”早期的個體故事,也見證了醫院改造、八方支援、方艙建立、疫情拐點等歷史性時刻。

          一年多以后,秦博還記得發生在去年2月的故事。在武漢的一個社區,一名女性成了疑似病患。“就隔著一根繩子,社區工作人員告訴她該怎么辦;她的女兒在旁邊,就套著個塑料袋。”突然,她摔倒了,女兒要去拉她,她不讓。“女兒急得哭了,她自己哆哆嗦嗦地站起來。她說,不要哭,要堅強,我們要往前沖。”這話感動了秦博,“武漢人骨子里頭還是有那種勁兒的。”

          在幾個月的拍攝期中,攝制組也需要直面疫情帶來的驚心動魄。為了保證更好的畫質,團隊帶去的設備器材比較大,很難做消毒處理。有一次,分集導演和攝像正在跟拍武漢三院患者的轉院,突然患者沖著攝像機劇烈咳嗽。“盡管大家都穿著防護服,等全程記錄完后,大家都傻掉了,不知道攝像機要怎么處理。”秦博說,“后來用紫外線開始照,做消毒處理。有個湖北的攝像眼盲了好幾天,醫生說是紫外線照多了,就靜養了一周。我們當時也非常害怕。”

          除了連續數月的跟拍素材,《一級響應》也結合了大量從網友和市民中征集而來的素材。有部分是去年1月武漢市民拍的素材,也有華南海鮮市場商戶的素材,以及醫護人員用手機記錄下的視頻、照片、錄音。“把這些海量素材進行匯總后再去選。”秦博說,“盡管是手機拍的,但都深入人心。”

          其實,每一分集紀錄片,秦博與團隊都想了一句詩作為題眼。分別是:長江悲已至,霜重角聲滿,明月照大江,江漢春風起,覺來知非夢。“雖然最后沒保留,但代表了我們想表達的情緒。”

          來源: 解放日報·上觀新聞

          責任編輯 伍欣

          7
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便民服務

          定制服務

          亚洲人成伊人成综合网2020,jizzjizz日本护士视频,中文字字幕在线精品乱码,在线看的性视频网站 网站地图